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奴隶城:恶意(01)绑架
奴隶城:恶意(01)绑架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漫画无翼乌全彩漫画看点网_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_日本热码av在线中文字幕]

地址发布页:

上午七点三十分,泽天像平时一样走出家门,前方停着辆黄色面包车,玻
贴着反光膜看不到内部,似乎是外地车辆。五月已至,天气转暖,他穿着新买的
牛仔裤和T 恤,沿着河堤路下坡,準备上班。

    这裏是东京都江户川区的一偶,广袤的居民区,从山坡向下眺望,就是繁华
的中央城区。

    泽天今年27岁,和同龄的妻子萧晴结婚三年,分属两家公司上班。泽天是高
中汉语教师,任教刚满三年,萧晴在一家大型企业担任中层管理人员,平日裏早
出晚归,工作十分忙碌,尤其最近半年来,夫妻俩干脆性生活为零。

    七点四十分,泽天沿着河堤路走到十字路口,轻轻推开便利店的门。

    “泽先生,您又来了。”

    收银台前,一名温婉的女性说道:“冒昧问一嘴,美裏昨天是不是又闯祸了,
我看她回家时总阴着个脸,连晚饭都不想吃了,就在想……”

    “她是和同学们闹了点别扭,不过放心吧,静子夫人,高中生嘛,这种事很
快就过去了。”

    泽天同静子閑聊着,熟门熟路地买了三包口香糖,付账时再道:“倒是我昨
晚买的牛奶,好像没货了啊,能再赶紧进点吗?我家小姨子还挺喜欢呢,昨晚第
一天到家裏做客,睡前一碗奶,可把她给惊艳到了。”

    静子暗笑。她很清楚泽天家那二三事。就在昨天,女主人的妹妹前来借宿,
大概是一直在玩麻将吧,客厅的灯光直到淩晨时分才熄灭。静子住在附近,她独
自一人经营便利店“良坊”,每天同样早出晚归,自然有机会观察到邻居的起居。

    “那真是荣幸啊,放心吧,泽天先生,我今天下午就再去进货。”

    泽天得到满意的答复,交款完毕,揣着口香糖走出便利店,继续下山,準备
上班去了。

    像这样的事情,他几乎每天都要经历一次。

    岗村静子今年34岁,因为一些缘故,年纪轻轻便生下了一个女儿,并遭到爱
人抛弃。亏得有作为父亲遗产的便利店在,才让她能稳妥地生存下去,尽管时常
捉襟见肘,起码也是个营生。泽天夫妻俩赴日择居于此,在知晓了静子的情况后,
便自发成为了“良坊”的常客,转瞬便是三年。

    泽天是个很幸运的男人。

    泽天和妻子萧晴相遇于大学,但家世截然不同。泽天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但
萧晴却是名门出身的千金小姐,容貌身材学识无一不备,追求者众多。大概正是
因为厌烦了普通的富家子弟吧,萧晴选择了泽天,但也因惹怒了自己的父亲,断
绝了父女关系,只好带着丈夫来到日本打拼,而不是在国内继承家族企业。

    萧晴的牺牲不可谓不大,但即使如此,结婚三年下来,泽天依然不时有些疑
神疑鬼。

    毕竟现实生活不是童话,王子和公主的结合恰恰是真正的故事的开端,婚后
的萧晴真的能一直固守在一名高中教师的身旁,将自己的过去完全抛弃吗?

    泽天十分怀疑。

    事实上,这种怀疑在去年就得到了印证。

    萧晴目前上班的公司,去年被她的父亲买下了,赴日的总经理是一个和萧家
颇有渊源的富二代,刚满三十岁的精英MBA ,未婚的鉆石王老五,更是萧晴曾经
的学长,和泽天绝对可谓云泥之别。同样作为男人,若说泽天不羡慕那个家伙,
不嫉妒那个家伙,不警惕那个家伙的存在,怎麽也不可能。

    七点五十分,公交车上,泽天嚼着口香糖,把玩着手机,浏览萧晴刚刚发来
的短信。

    “子轩明早就要去早稻田报到了,你记得请个假,我这裏也会尽量腾出时间,
请半天假。”

    泽天沈吟片刻,回复短信道:“你后天就要出差,别把正事耽搁了,最后关
头,多做些準备吧,来不及也不用太勉强。那丫头好歹也本科毕业了,又不是小
孩子。”

    短信之后暂无联络,刚好有位阿婆起身下车,泽天落座小憩,轻轻一声叹息。

    老实说,他这一周的生活真是够热闹的。

    首先是小姨子萧子轩赴日留学,读硕两年,俨然和他们夫妻俩扯到一起了。
也不知道岳丈在国内究竟是怎麽琢磨的,明明都和自己长女断绝来往了,却还同
意了这种安排。再次就是萧晴后天出差的事,虽然公司派出的团队不止一人,但
领队刚好就是那个空降的新任总经理,萧晴的大学学长。

    “富二代,单身王老五,小晴的学长,被岳丈指定收购的海外公司的指定空
降兵……那混蛋老头子就是想把我俩分开吧。他叫什麽名字来着……小晴心裏又
是怎麽想的……这一出差就是五天时间……”

    泽天感到头疼,甚至无心旁听报站提示。

    三年了,他和萧晴在日本相亲相爱,虽然仍未要个孩子,也已经把它提上日
程了。但别看夫妻恩爱有加,泽天心裏的压力,只有他自己清楚。尤其自从那个
混蛋空降兵出现以来,工作忙归忙,真正让他减少和萧晴亲热次数的,其实恰恰
是每次都在下降的性交质量。

    妻子是从没抱怨过什麽,但就连作为男人的泽天都没有真正满足过,又何况
是作为女人的萧晴呢?

    何况萧晴真的是个无与伦比的美人,截至今年也不过刚满27岁,商场职场人
员复杂,谁知究竟有多少不怀好意的目光,都在盯着他气质典雅的娇妻呢?

    毕竟归根结底,他就是个普通的高中教师罢了。

    ***
    “子轩,收到姐夫留言了吧,我们明天一起去送你报道,记得今晚早点
回来,早点睡啊。”

    七点五十五分,萧晴一边在卧室裏穿着衣服,一边向已经到市区逛街的妹妹
发出短讯。

    “知道啦,姐姐,你好啰嗦……”

    收到子轩不耐烦的娇呼后,萧晴轻笑一声,放下手机。

    公司被父亲收购的最大好处,就是哪怕晚一点上班也无妨,所以最近两个月
来,萧晴索性把出门时间延后了许多,避开早高峰。但现在看看时间,也是真不
早了,她麻利地褪去居家七分裤,从床头柜裏取出一双黑色连裤袜,坐在床沿穿
了起来。

    萧晴的双腿纤细修长,臀部挺翘,大小适中,搭配丝袜更显体态。黑丝袜属
于不透光加厚款,所以严密地遮住了裏面的同色内裤,再搭配上深蓝色的制服裙,
极具模特风範。

    下身衣物穿好后,萧晴褪去居家上衣,穿上白色衬衫,系好纽扣,将修长的
脖颈严密地封闭住,再套上西服上衣。她没急着到玄关穿鞋,而是现在梳妆台前
盘起乌黑的长发,对着镜中的自己做最后的面部粉饰。

    作为夫妻俩共用的卧室,这个房间有些过于性冷淡了,例如缺乏暖色调的装
饰。回想最近这段时光,上一次夫妻生活还得追溯到……多久以前来着?

    萧晴涂着粉底,美目闪烁,回忆着妹妹昨晚来家做客时的种种。那小妮子顶
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恰好和她属于两种类型的女孩,而且昨晚张嘴闭嘴姐夫姐
夫叫个不停,到底是留学来了,还是勾引……

    “我在乱想什麽呢。”

    萧晴哑然失笑。

    没错,过去这三年裏,她和丈夫泽天的性生活一直不甚和谐,但这全都是工
作的错,可不是夫妻感情出现问题。萧晴自己也是深感压抑的,别看还没到邮购
按摩棒的程度,但有时在公司加班,还真就能感到私处隐隐发热。尤其最近俩月,
大概是吃了些补品的关系,私处发热的频率和程度都有增强,甚至不得不在上班
途中偷溜到便利店,临时买条新内裤换上。

    就在昨晚,萧晴甚至都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真有必要像那些坏女人一样,
不去依赖丈夫,而是偷偷自慰了。

    八点零五分,化妆完毕,她起身走向玄关。

    门口这裏,她弯下腰来,不急不忙地穿着黑色高跟鞋。

    子轩的凉鞋放在鞋柜裏,那丫头一共带了三双,今天逛街穿了一双,另一双
依然放在行李箱裏,放在二楼的客卧中。萧晴一时兴起,比较了一下,到底是那
丫头的脚丫稍微肥一点。

    萧晴仔细想想,结婚三年,她从未和丈夫做过足交。

    事实上,他们到底都做过什麽呢?

    似乎也就是最普通的口交和传教士体位吧。

    泽天不是性爱狂,她也不是,若非还有AV能用来长见识,他们在这领域的见
闻估计也就是小学生的程度。何况说实在的,以现在的高中生,尤其日本高中生
的“综合素质”而言,这群少男少女没準都能做他俩的老师了。

    大概是今早吃的滋补品在作祟吧,萧晴胡思乱想着,又感到私处有些发热了。

    穿好高跟鞋,最后整理了一下裙摆,拎着手包,她开门走出玄关。

    天已经大亮,居民区裏一片平静,泊油路一尘不染,向山坡下望去,静子的
便利店就在拐角尽头。萧晴和她是友人,更知道单亲母亲的日子并不容易,尤其
随着美裏愈发长大,日常开销更是陡增。好在最近听说,美裏终于找到个小男友
了,家裏有个男人做顶梁柱的话,相信一切都会好转吧。

    萧晴迈着轻松优雅的步伐缓缓下山,高跟鞋在路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及膝的
制服裙略显包臀效果,上衣宽松得当,倒不是很显身材。她悠哉地走着,掠过他
们家门再过两栋民宅后,路旁停着一辆黄色面包车。

    萧晴稍微偏离了路中央,向另一侧靠了过去。

    哗啦一声,面包车门忽然被打开了,一名黑衣男子猛沖出车厢,一把捂住了
萧晴的嘴巴。

    “呜……呜呜呜……!”

    发生什麽事了!?

    萧晴立刻挣扎起来,但黑衣男的左手仿佛铁钳,死死抓住她的左臂向后掰去。
他的右手攥着一块白手帕,严密地覆盖着萧晴的嘴巴,传来异样的味道。一阵强
烈的眩晕感随即而来,片刻功夫,萧晴挣扎的力度便减弱了大半。与此同时,黑
衣人更已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推到了面包车厢裏。

    哗啦一声,拉门关闭,前后不过五秒功夫。

    ***
    “老师,老师?”

    上午第二堂课后,一名双马尾少女拦住了泽天的去路:“有猫腻哦,大大的
猫腻哦。”

    泽天捧着教案,笑吟吟看着静子的女儿:“美裏酱,老师还有课要上呢,最
多给你30秒哦,赶紧说吧,你又想搞什麽鬼了?”

    “什麽叫什麽鬼啦,人家是要和你说正事的啦。”

    美裏嘟着嘴,一本正经地继续拦着泽天:“我和妈妈都发现了哦,你家昨晚
来客人了呢,而且一直折腾到淩晨才熄灯!赶紧交代赶紧交代,究竟是什麽情况
啊,似乎是晴姐姐的妹妹入住了?但为什麽会睡得那麽晚呢?”

    泽天顿感头疼,好在这会儿,高三A 班的教室一片喧哗,无人在意他和美裏
的对话。

    “终于找到男朋友,终于长大成人了是吧,赶紧回座位上等下节课,臭丫头!”

    “哎呦哎呦,老师害羞咯!”

    “看我今晚怎麽找你妈告状!”

    “欢迎欢迎~ !”

    真是谢天谢地,这些对话都没被其他人听到,尤其是高三B 班的那个草食系
的小伙子。泽天捧着教案走出房间,真心为那个少年感到悲哀,也不知这对小情
侣究竟能走过多远,也不知道如果他俩真的结婚了,到底是谁使唤谁。

    在日本高中,汉语教学自然不同于国文和数学等常规课程,和音乐、美术、
体育属一个级别,一如既往,今天课程不多,上午两节课后就能休息了,泽天轻
车熟路地回到办公室,同年过五旬的主任打了个招呼,便来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现在是上午十点多,汉语教学组一共三人,除了泽天和主任外,再就是去年
刚刚赴日就职的小王了。同样上完两节课后,他坐在泽天隔壁玩起了电脑,而且
完全不出泽天意料,这小子果然例行浏览起歌舞伎町的网页了。

    “老泽,看到没有,‘烛台’开始营业了啊!”

    没过五分钟,他压着声音道:“这可是自去年起,风俗业重新立法后,歌舞
伎町新开的第一家店呢!怎麽样伙计,今晚要不要去尝个鲜啊?我听说他们什麽
样的风俗娘都有,心不心动?动不动心?”

    泽天扫了眼不远处的主任,再扫了扫整个办公室,压低声音道:“动心不动
心,今天绝对没空。我明天就得送小姨子去学校报到,后天还得送老婆去大阪出
差……”

    “正好啊,家裏一个人没有,就去烛台潇洒一回嘛!”

    小王显然兴奋得很,电脑屏幕显示着俱乐部的画面,搓着手道:“嫂子是一
走五天对吧。你都跟我抱怨一百遍没有性生活了诶,要不我请客咋样,好歹也入
职一年了诶,我楞是没见你去过风俗店!”

    泽天再度苦笑,有这麽位同事在,还真不用怕日子寂寞。

    小王是一年前入职的,新鲜赴日,立马就嚷嚷着要去歌舞伎町玩,当时就被
泽天拒绝了。当然,小王自然不会因为没人陪伴就不去风俗店了,事实上,几乎
整个高中教务处的人都知道他是风俗达人——女性老师除外。一年下来,很多老
师都被带歪了,别看他们都是本地人,这当然不意味着一定熟悉歌舞伎町了,所
以反倒让这位新人赢得了名声。

    “我还是那句话,下次吧。”

    嘴上拒绝着,泽天隐秘地松了松胯部。

    “真是可惜啊。”

    小王再次遭到拒绝,不开心地撇嘴道:“不过倒也是,老泽你都有那麽位大
美人做老婆了,自然不会稀罕风俗店的姑娘们。苦了我们这帮单身汉啊,何况就
算已婚男士,也没几个能娶到像嫂子那麽漂亮的美人……对啊,老泽,这样说来
……嫂子工作真就那麽忙吗?”

    他可没忘了,泽天在过去半年时间裏,都嘟囔一百遍完全没有性生活了。

    泽天沈吟道:“那麽……好吧,小王,等我后天把嫂子送走的,然后陪你去
一趟烛台。”

    嗷的一声,主任原本正打着瞌睡,被小王的狼嚎惊醒了。

    小王的提议很有诱惑性。泽天再度松了松胯部,因为太久没跟萧晴好好做一
次了,听到风俗店这个词,他确实感到心痒难耐。

    看看时间,上午十点多钟,萧晴应该正在公司和同事商讨出差事宜,而小姨
子子轩肯定还在港区瞎转,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来日本,一时半会儿肯定老实不了。

    后天开始,出差五天,领队是潜在的情敌。这样的一个情况,让泽天在期待
着风俗店之旅的同时,也不知为什麽,感到了另一种别样的心悸。

    ***
    这是一个温暖的房间,充满了情趣的装饰,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张极其宽
大的圆形卧床,和旁边垂下的帷幔。

    房间一共有六盏壁灯,黑色烛台的形状,点亮着温暖黯淡的灯光,散发着暧
昧的暖意。

    房间的一个角落中,摆着一张粉色的蛋椅。

    一名高挑的女郎正坐在那裏,脱去的西服上衣落在地面上,穿着白色的衬衫,
凸显胸部挺拔。她的套裙也被脱去了,深黑色连裤袜紧紧包裹着挺翘的臀部,两
腿分开搭在椅子的扶手上,高跟鞋也被脱去,足弓紧绷。

    萧晴发出委屈的声音,但奈何双手被擎起扣住,她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
上。

    “真是个淫乱的女人啊。”

    一名高大健美的男人站在她前面,全身只穿着一条红色丁字裤,腹肌发达,
胸肌挺拔。

    他的右脚正踏在萧晴的裆部上,隔着柔软的连裤袜和内裤,不断用脚底板摩
擦私处。

    “五分钟而已,你这裏竟然都湿成这样了。”

    男人真心感到惊奇,他能清楚感到脚底板传来的柔软,还有那份热度和湿润。
明明他也没再做其他的事情,但仅仅这样的行为,女人就已经充分动情了,尽管
她一再忍耐。

    “不要这样……放开我吧……你这是在犯罪……”

    萧晴全身都在发热,从苏醒后就一直在发热,长期以来压抑的性欲,都被这
个可怕的男人激发了出来。还有这个羞耻的姿势,除了和丈夫做爱外,她何时曾
摆出类似的姿势,何况还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何况还是被他用脚底板玩弄私处!?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反抗,只是继续用脚底摩擦她的私处,尽情感受那份被丝
袜包裹着的温暖和柔软。他能够感受到,女人的淫液早已透过内裤和连裤袜的双
重阻隔,粘得他脚底滑滑溜溜,还有女人绯红的脸蛋,和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无
不在意味着情欲的攀升。

    “萧晴女士……不要惊讶,我们当然会对绑架对象做出详细的调查。”

    男子把脚收了回来,眼神掠过萧晴两侧分开的丝袜美腿,缓缓走到蛋椅的后
面,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并缓缓向中间靠拢。

    “我们知道你的性生活很不和谐,因为工作太忙,很久没和丈夫欢好了吧?
真是可惜了这身皮肉呢,而且除了丈夫外,竟然也没和其他男人做过,依然像处
子般娇嫩……”

    男人解开了萧晴的衬衫,在她的惊呼声中,双手搭上她洁白紧致的小腹。男
人凑首到萧晴耳边,深深地吸了口气,鼻尖凑向胸前丰盈的饱满,将一缕缕热气
吹拂到她挺拔的乳房上。萧晴失声惊呼,黑色胸罩的保护似已毫无作用,而男子
灼热的双手已抚上她的小腹两侧,并随机向上方进军!

    “D-Cup 的尺寸啊,而且看吶,乳头竟然如此的粉嫩,手感也是这麽的绵软,
又充满弹性。萧晴女士,你果真是个淫乱的女人,自己低头看看吧,看看你的乳
头都兴奋成什麽样了。”

    胸罩被如期解开了,雪白的乳房暴露在温暖的空气中,被男人的双手握住。
萧晴娇喘着企图拒绝,但正如她的双手已被擎至脑后缚起,她的脚踝也同样被绑
缚在座椅扶手上,令她完全动弹不得。尤其令她羞愧的是,确如男人所说,在经
过这数分钟的挑逗后,她良久未逢雨露的身躯,真的已经兴奋起来了。

    男人开始亲吻萧晴的脖颈,双手轻柔抚摸她的乳房,不紧不慢,却又恰到好
处。萧晴企图反抗,但随着男子的舌尖轻巧舔舐她的耳垂,一缕缕热流也在不断
涌向她的私处。男人是个调情高手,她的裆部已经泥泞不堪,胸部的瘙痒更让她
不禁挺起腰板。

    但她依然在挣扎,竭力隐藏源源不绝的快感,发出愤怒的声音。

    “我知道你感到害羞,萧晴女士,因为我不是你的丈夫……”

    双臂高擎的姿势真是方便,男人站在她后面,侧首舔舐她的乳房根部,并不
时向腋下进军。他从乳根一路舔向乳头,然后一口含住了它。他灼热的双手牢牢
抱着萧晴纤细的腰肢,手指轻抚脐下三寸的藏精纳血之处,使得她再如何挣扎反
抗,也不禁想要扭动臀胯。

    萧晴真的受不了了,丈夫何曾用这种手法对付过自己,何况上一次和他欢好
还要追溯到好久以前。她紧咬红唇,避免呻吟声过于响亮,但生理反应仍在继续,
她怀疑自己被下药了。

    男人的双手开始抚摸萧晴的大腿,徐徐向根部靠拢,在会阴两侧打起了转转。

    “……但像你这样的女人,如果只把自己的美丽展现给一个男人看,真的是
太暴殄天物了,何况那还是个无福享受的白癡。忍不住想要了吧,是不是感到无
比空虚,希望被我深深地填满?是不是感到瘙痒难耐,恨不得赶紧摆脱这些束缚,
感受空气直接吹拂的滋味?”

    萧晴哭了起来。男人的每一句话都命中她的要害,正中她的渴望。但她哪有
同意的道理,依然不断努力扭动身体,尽一切可能展现出反抗的心理。而且她还
真的成功了一点,分出了一些心思,向房间四周望去。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只有两扇紧闭的门扉,其中一扇通往外界,却可
望而不可即。

    地面铺着柔软的地毯,粉紫色的圆形卧床占据视线核心,还有那片宽敞的空
地,还有角落裏的这张情趣蛋椅……

    “救我,老公,救我……”

    没有第三个人能听到的呼唤声。

    萧晴饱满的乳房已沾满男人的唾液,面颊脖颈绯红,最后的连裤袜也开始被
脱去,露出仅存的内裤,因为过度湿润,已经陷入私处的缝隙中。她修长白皙的
双腿架在座椅扶手上,一双精致美好的足踝,被男人轻轻握在手中把玩,拇指按
摩着脚心,刺激着身体。

    自己一定是被下药了。

    萧晴可不会愚蠢地认为,她只要被如此挑逗一番,就能兴奋到这种地步。

    男人打开了一个玻璃瓶,将冰凉的精油滴落至她的小腹上。硕大灼热的双手,
开始反复在她的身躯上游走,游遍萧晴的身躯,将精油均匀涂抹在她的全身各处。
由外向内,一股股热流侵袭着萧晴的身体,无孔不入,乳房和会阴部位更是关照
重点。

    迷蒙的灯光下,洁白的胴体闪耀着夺目的光泽,挺拔的乳房仿佛奶酪般娇嫩,
并点缀以两颗粉嫩的蓓蕾,修长的大腿在椅背上两侧分开,足弓翘起,私处尽显,
荧光闪闪。

    良久之后,萧晴到底忍不住呻吟了,彻底动情,难掩内心的渴望,但她轻轻
喘息着,仍竭力以恶狠的目光瞪着男人。

    “是谁派你绑架我的?你到底是什麽人?你到底要做什麽?你以为我逃不出
去吗?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呜……”

    “真的很抱歉,萧晴女士,非常遗憾地通知你……”

    男人脱去自己的丁字裤,将早已肿胀勃起的阴茎,顶到了萧晴湿润的阴唇前。

    “……我任职这些年来,还从没有哪个女人,能从这裏逃出去。”

    伴随着一道激昂的娇吟,萧晴高昂脖颈,十趾蜷缩,迎来了一场久违的酣畅
淋漓。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